原神手游鬼武道圖鑒 鬼武道有什么用

原神鬼武道有什么用?鬼武道是游戲中一本普通的書籍,這個書籍的獲取方法也是比較簡單的,接下來就和小編一起來看看鬼武道的圖鑒資料。

原神鬼武道圖鑒

卷數

共一冊

稀有度

三星

獲取方式

鬼武道

稻妻八重堂旁書架拾取

文本內容

由八重堂的作家順吉所著。是輕小說《鬼武道》的單行本。收錄了故事最初的兩大篇章。其連載版本質量參差不齊,但在讀者中仍有著一定的人氣。

「荒山之城篇·第一章」 又是相同的噩夢,讓羽川凜子重返鬼族覆滅的那個夜晚。

漆黑的流云呼嘯而來,淹沒整座村莊。墨汁般的火焰瘋狂蔓延,燒蝕百座房屋,沿著地表擴散至海邊,海水沸騰蒸發,淺灘的沙礫熔融成粘稠的液態。

族長將凜子推進地窖時的話語如雷貫耳,蓋過四起的哀嚎。

「片葉深徹背叛了鬼族,召來了這場災難!」。

凜子的劍術是片葉深徹一手教導出來的,記憶中的深徹是嫻靜的女子,與人談話時,嘴邊總是掛著淺淡的笑容。

直到今天,凜子還不愿相信——自己的老師,備受敬重的劍術奇才,會做出那樣殘忍的事。

可散落在村莊周圍的符咒和印記,無一不是有力的證據,族長的判斷不會有錯…

自己該以怎樣的心態面對片葉深徹?

凜子還沒下定決心,只能長長嘆息。

嘆息驚動了身邊的白貓,白貓瞇著渾濁的雙眼,蹭了蹭凜子的手背。「對不起。飯團,吵醒你了。」

凜子取來木碗,放在白貓身前,聽著它舌尖舔水的輕響,仰望帳篷外的夜空。透過枝葉的間隙,可見月光下的料峭山影,山脊上的建筑輪廓錯綜復雜,堪稱獨一無二的奇觀。

「荒山之城」近在眼前了。高聳入云的山體被整個鑿空,由內至外建設成雄偉的城池。傳說居住在這里的「山之子民」是巨人的后裔,身形兩倍于凡人,就連他們種植的作物都無比龐大。而「荒山之城」的「荒原軍」尤為強大,與周邊諸國多次交戰,鮮有敗績。

「荒山之城」的殘暴領主還不滿足,他渴求著絕對的霸權。

三天以前,領主邀請片葉深徹加入「荒原軍」,訓練麾下的兵卒,傳授鬼族引以為傲的劍術,深徹欣然接受了邀請…

不管片葉深徹的目的是什么,當務之急是找到她,打倒她,給她應有的懲罰。然后循著族長的線索,尋求「死生道」的真諦,利用飯團體內的那枚勾玉,復蘇遇難的族人。

想到這里,凜子再次為篝火添柴,側躺下來,進入淺度睡眠,為明天的戰斗積蓄體力。

……

「荒山之城篇·第十五章」

對峙的局面被打破了。

身形魁梧的主將出現在百步開外,他親自督戰,斬了幾個逃兵。這一手的成效顯著,荒原軍的陣型穩定下來,再也沒人議論領主遇刺一事。

「慌什么!那小鬼的個頭還不如田里的堇瓜!一起上!」

兵卒們面面相覷,直到主將高聲怒吼,才硬著頭皮,再次向凜子發起沖鋒。凜子都聽見了,凜子握刀的手在顫抖,嚇得兜帽里的飯團低聲嗚咽。

真是抱歉啊,鬼族屈居在偏僻的海島上,營養不良個子不高。作為你們的敵人,氣勢完全不夠格…

但只憑氣勢。是沒法戰勝任何人的。

凜子踞腳旋轉,手中長刀律動,刃緣的紅光明滅,光斑延展,掠過戰場,直取主將的軀干。

「切先遙閃」。

正是前代城主的游魂托付給凜子的強大劍技,無視戰場間距,揮出致命的一刀。

鐵器迸裂的清脆聲響中,對方主將的佩刀斷為兩截,他發出含混不清的低鳴,向前栽倒在地。

隨著主將戰死,荒原軍的攻勢戛然而止。乒兵卒們不敢再上前半步,很快陷入混亂,徹底潰散。

「荒山之城」陷落了,飽受欺壓的人們很快就占領了領主的宅邸,奪回了原本屬于自己的東西。

但直到此時,片葉深徹還沒有露面…

凜子收刀屏息,似乎察覺到了異樣,抬頭遙望山尖。

果然,深徹站在荒山之城的最高處,燃燒的塔樓頂端,靜靜觀望了這場戰斗。

她的面容隱藏在陰影中,不知是什么表情。

視線與凜子對接片刻后,深徹縱身一躍,斷然離去。

片葉深徹,她為什么要在這里駐足?接受了領主的邀請后,又出爾反爾,將對方刺殺…

難道她還有良知嗎?

凜子搖了搖頭,不再多想,安撫兜帽中的飯團后,快步奔向荒山之城。

不趕快追擊的話,會被深徹遠遠甩開的。

……

「流鐵牢籠篇·第一章」

大意了,這座營地是精心偽裝后的陷阱。

片葉深徹主動暴露行蹤,在營地中布下大量符咒,引誘尾隨在后的羽川凜子。

凜子踏入營地的瞬間,符咒便將山體炸毀,失去立足之地的凜子墜入了山間的裂谷…

墜落的沖擊并不可怕,裂谷底部的「流鐵牢籠」才是最大的威脅。

這條裂谷曾是兩國邊境的關隘,至為慘烈的戰場,近百萬人在此陣亡。戰爭結束后,兩國共同封阻要道,將銷毀的兵器倒入這條裂谷。戰死士兵的冤魂寄宿在染血的碎鐵之中,碎鐵翻騰躁動,逐漸演化成鐵砂的川流。

牢固的地面和鐵砂之間,并沒有清晰的分界線,活物踏上鐵砂,就如陷進沼澤,無法脫身,直到被涌動的鐵砂自下至上研磨成痛粉。一步走錯,就會萬劫不復。詭異的鐵砂甚至如藤蔓般遍布巖壁,想要沿著裂谷兩側的峭壁向上攀爬,也是癡人說夢。

唯有沿著裂谷底部的道路緩慢前行,才有可能逃出生天。顯然,從來沒人完成過這項壯舉。誤入流鐵牢籠,無異于被宣判了死刑。

凜子反而如釋重負,這下她能確定了,片葉深徹早就拋棄了憐憫和良知。今后向深徹揮刀時,凜子也不必抱有心理負擔。

不僅如此,深徹低估了凜子進步的速度,區區流鐵牢籠還困不住她。不久前覺醒的強大能力「烈風纏織」,正好能派上用場。

可凜子正要施術,不遠外的巖壁后方突然探出兩個小腦袋來。

衣衫襤褸的女孩,她們的眼中閃爍著希望的光斑。

「你是從外面的世界來的嗎?」

凜子點頭,從兜帽里取出飯團,和兩個女孩打了個軟綿綿的招呼。于是女孩們帶著凜子來到一處山洞,在這里,凜子見到了他們的長輩,一群誤入流鐵牢籠的可憐人。

「我們被困在這里幾個月了,靠著車里的干糧、泉水,苔蘚和野菜,才勉強撐到現在…」

在場共有九人一貓。凜子在心中盤算,耗盡力量編織烈風的臺階,正好能把他們全都送出去。

于是她提出邀請:

「要和我一起逃走嗎?」

領頭的大伯盯著凜子淡紅的鬼角,眼神猶疑。

「但這位武人…我沒看錯的話,你應該有著鬼族的血統吧?]凜子的心中閃過幾分不安。

「沒錯,我是鬼族,有什么問題嗎?」

……

「流鐵牢籠篇·第十四章」

飯團的尾巴就像羅盤的指針,一陣搖擺后,定格在右前方。羽川凜子試探著邁步,又一次踏上了牢固的巖石。

能行!

裂谷的出口就在視線盡頭,按照現在的速度,明天日出前,她和飯團就能逃離流鐵牢籠。

「不愧是你啊,飯團。」

直到今天,凜子才發現,飯團的靈視之能,不僅可以尋找游魂,幫助凜子覺醒各種能力,還能用于規避危險。流鐵牢籠中沉積的冤魂,在飯團眼中清晰可見,因此,它能準確找出安全的地面。

或許,這是飯團體內的勾玉…族人們的靈魂在保佑自己呢?

明明快要脫險了,凜子卻怎么也高興不起來。

那群人的言論還在凜子的耳邊回響,讓凜子心煩意亂。

「就算我們餓死在這里,也不會相信鬼族的!」

真過分啊,鬼族又怎么了?

大家都很善良,在偏僻的海島上過著安分守己的日子,為什么會被其他族裔仇視?

可那兩個孩子的眼神實在太無辜,凜子不忍心看著他們等死,只好將自己的干糧全部留下,并以「鏡中取物」的能力多次復制,確保那些可憐人能再撐半個月。

剛剛走過的路線,凜子也全都記下來了。離開這里后,她就會尋找附近的駐軍,在他們的地圖上標注出安全的路徑,這樣一來,駐軍就能把被困的人們救出來。

好累啊,比過去的任何一場戰斗都疲憊。

凜子的雙瞳黯淡無光,心不在焉地揉捏著懷中的飯團。

有的時候,為負面情緒找一個罪魁禍首,就能迅速振作起來…

朦朧的身影浮現在凜子的眼底,她的聲線低沉,帶著無法抑制的怨氣。

「片葉深徹,都是你的錯…」

「下次絕不會讓你逃走了。」

……

更多相關資訊攻略請關注:原神專題

暫無評論

相關推薦

微信掃一掃,分享到朋友圈

原神手游鬼武道圖鑒 鬼武道有什么用